國際油市2019年回顧及2020年展望

2020-01-20 13:19:20 來源:中國石油新聞中心 作者:中華日報

國際油市2019年回顧及2020年展望

2019年油價:均值下跌,走勢寬幅震蕩

2019年,布倫特均價為64.1美元/桶,比2018年下跌10.6%;西得克薩斯輕質原油(WTI)均價為57美元/桶,比2018年下跌12.3%;迪拜原油均價為63.4美元/桶,比2018年下跌8.9%。

石油市場基本面大體寬松,油價先升后降、年底反彈?傮w來看,油價繼續得到歐佩克與俄羅斯、哈薩克斯坦等非歐佩克產油國達成的減產協議支撐,延續了2016年以來的低位回升勢頭,但中美貿易磋商進程曲折反復、宏觀經濟增長動能逐漸減弱、美國頁巖油產量穩步增長,使得全球石油市場供需基本面從上半年的緊平衡,變為下半年的略顯寬松,油價呈現沖高回落態勢。四季度末,中美貿易談判穩步推進,第一階段貿易協議達成,“歐佩克+”擴大減產規模,多重利好因素支撐布倫特油價回升在65~70美元/桶。

2019年油市:需求增速放緩,供應相對過剩

經濟增長不及預期,石油需求增速放緩

由于中美貿易磋商進展緩慢、英國脫歐進程曲折、部分發展中國家債務問題嚴重,全球經濟內生動力不足,制造業加速萎縮,企業信心受挫,金融市場風險不斷積聚,主要經濟體的國內生產總值(GDP)、制造業采購經理指數(PMI)、貿易增速等經濟指標不同程度回落,明顯低于市場預期。受此影響,全球主要央行貨幣政策被迫趨于寬松,以防范更大規模的經濟衰退。

宏觀經濟前景黯淡,是石油需求增速放緩的主要原因。2019年,新增煉油產能約190萬桶/日,年增幅創2000年以來最高水平。但由于經濟增長乏力,終端石油消費增速遠遠低于預期。國際能源署(IEA)、美國能源信息署(EIA)和歐佩克等主要機構在每月發布的報告中一再下調2019年的石油需求增速,也不斷加劇市場對需求側的擔憂。2019年石油需求與2018年相比增幅僅為90萬桶/日,不僅遠低于2019年初各專業機構預期增幅130萬~160萬桶/日,而且跌至2011年以來最低水平。

石油庫存高位運行,供應相對過剩

2015~2019年,全球石油需求累計增長720萬桶/日,在此期間,僅非歐佩克產油國產量就累計增長670萬桶/日,加上歐佩克凝析油60萬桶/日的增量,市場已出現10萬桶/日的過剩資源,只能依靠歐佩克主動減產來調節供需平衡。2019年以前,需求保持高速增長時,減產協議和地緣政治動蕩造成的產量衰減效果明顯,可以促成庫存水平明顯回落。但需求增速受宏觀經濟拖累而放緩,且以美國為代表的非歐佩克產油國供應急劇增長,石油市場供應過剩成為常態。在這種情況下,供應側局部減產已很難扭轉供應過剩的局面。

2019年前3個季度,經合組織(OECD)國家商業石油庫存持續高于5年均值,可供消費天數也在多數月份高于60。兩項指標均表明,石油市場持續供應過剩。進入四季度,原油庫存季節性回落,基本面供應過剩壓力略有減輕,油價小幅回升,但因成品油庫存仍然高企,煉油毛利承壓走低。

利好影響短期化,利空影響長期化

在美國和伊朗關系緊張的背景下,2019年中東地緣政治沖突頻發,供應中斷風險多次出現。二、三季度,中美貿易摩擦持續,宏觀經濟數據趨弱,避險情緒充斥市場,地緣政治利好對石油市場基本面和國際油價的影響已普遍趨于短期化。

由于供需格局改變,無論是貫穿2019年的美國對伊朗、委內瑞拉的制裁,還是6月俄羅斯管道污染后出現的原油供應中斷、霍爾木茲海峽的多起油輪遇襲和扣押事件,乃至9月中下旬引起市場震蕩的沙特石油設施遇襲和10月11日的伊朗油輪爆炸,都只能階段性地托底油價,無法根本扭轉油價下半年的頹勢。

區域供需失衡加劇,基準原油價差分化

由于美國煉廠停工檢修較多、頁巖油產量穩步增長、管輸瓶頸阻礙二疊紀盆地等頁巖油主產區資源跨區域運輸,2019年上半年美國庫欣地區原油庫存一路上揚,北美原油市場供應較寬松,布倫特和WTI的價差同比擴大53.7%。但從7月開始,煉廠檢修進入尾聲,歐美駕駛季汽油需求強勁,內陸新增管道陸續投運,庫欣地區庫存加速回落,布倫特和WTI的價差收窄至5美元/桶,這與2018年上、下半年的表現迥異。

另外,因為歐佩克執行減產協議,伊朗、委內瑞拉遭受美國制裁,沙特、伊拉克、利比亞等產油國和霍爾木茲海峽周邊地緣政治局勢頻繁動蕩,中東原油供應持續緊張、現貨貼水上漲,帶動布倫特和迪拜原油價差比2018年大幅收窄68.6%。

2020年油市:供應過剩周期將進入新階段

經濟面臨不確定性,石油需求增速略低于歷史平均水平

全球經濟內生動力不足、下行風險加大,存量博弈使得各國內外部矛盾加速凸顯。其中,美國減稅刺激作用消退,貿易政策不確定性遏制企業投資,貿易保護主義使貿易逆差擴大,預計經濟還存在一定回落空間;歐洲受全球貿易摩擦影響,外部需求長期走弱,在歐美貿易和英國脫歐未取得重大進展前,被迫延長量化寬松周期,經濟將繼續陷入低迷狀態;中國經濟進入產業結構調整和經濟轉型升級的關鍵期;南美、東南亞和中東部分發展中國家在全球經濟放緩、大宗商品價格走低的背景下,政治、經濟生態依然脆弱。宏觀經濟層面的消極因素將繼續抑制工業活動的擴張和石油消費的增長。

2020年,預計全球石油需求比2019年增長110萬桶/日,但仍低于2004~2019年的平均水平(140萬桶/日),做出這一判斷主要有兩個依據。

首先,中美經濟有望企穩。2019年四季度,全球經濟數據普遍企穩回升,美聯儲降息步伐放緩,但在經濟全面企穩向好前,寬松貨幣政策有其存在價值,不會輕易退出市場,預計2020年美聯儲還會降息1~2次。此外,距新一屆美國總統大選不到一年,經濟放緩壓力使得特朗普政府面臨支持率走低風險,而中國經濟面臨轉型升級、穩增長,形勢同樣嚴峻,雙方主觀上都有達成貿易協議的內在訴求,中美貿易談判達成第一階段協議后,兩國關系有望緩和。

其次,新增煉油產能和國際海事組織(IMO)新規將提振煉廠的原油加工需求。2020年,全球新增一次煉油能力約80萬桶/日,加上2019年下半年投產裝置的產能隨后幾個月逐漸釋放,將使原油加工量繼續保持強勁增長態勢;IMO新規生效初期,新增低硫燃料油和柴油需求將使煉廠開工率提高。

上游項目產能繼續釋放,非歐佩克供應維持中高速增長

預計2020年非歐佩克供應比2019年增長190萬桶/日,延續2018年以來的中高速增長態勢。北美、巴西和英國北海地區將是2020年非歐佩克供應增量的主要來源。

2020年美國石油供應將增長140萬桶/日,增幅比2019年收窄40萬桶/日。隨著二疊紀盆地新建輸油管道的陸續投運,曾限制頁巖油產量增長的管輸瓶頸2020年將不復存在,但油價中低位運行將給美國頁巖油生產商帶來較大的財務壓力,使勘探開發活動受限。普氏能源資訊估算,美國頁巖油全周期盈虧平衡點為60美元/桶,因此當前55~60美元/桶的WTI油價難以支撐頁巖油產量繼續高增長。最新發布的財報數據顯示,2019年三季度美國上市頁巖油生產商的油氣產量僅比二季度高4%,季度環比增幅跌至2016年以來最低,美國石油鉆機數量也從2019年初的877座降至12月底的677座。在油價全面走強以前,頁巖油生產活動將持續受到抑制。

除了美國,其他非歐佩克國家的產量增長同樣可觀,預計供應合計增加50萬桶/日。2014年以來,加拿大油砂、北海油田、墨西哥灣和巴西深水油田的平均盈虧平衡開發成本已降至55美元/桶,應對低油價的能力顯著提高,為產量的穩定增長奠定了良好的基礎。由于鹽下油田的浮式平臺等基礎設施穩定性欠佳,2019年巴西原油產量增速不及預期,僅比2018年增加13.5萬桶/日,2020年隨著深水油田產能利用率逐步攀升,預計產量會增加20萬桶/日。挪威運營的Johan Sverdrup油田一期投產,將在抵消成熟油田產量衰減之余,為北海地區帶來20萬桶/日的增量。此外,因為輕質原油和重質原油的價差持續高位運行,預計加拿大艾伯塔省2020年會繼續限產;墨西哥下定決心扭轉產量下降勢頭,但激勵政策恐難迅速見效;俄羅斯、哈薩克斯坦等“歐佩克+”成員受減產協議約束;中國加大上游勘探開發力度后,短期內原油產量將保持穩中微升態勢。

“歐佩克+”擴大減產規模,托市態度依然堅決

在2019年12月的部長級會議中,“歐佩克+”決定2020年3月底前額外減產50萬桶/日,使減產規模提高至170萬桶/日。會后沙特表示,本次認領的額外減產份額為16.7萬桶/日,如果其他“歐佩克+”成員國100%實現減產目標,其還將自愿追加減產40萬桶/日。新一輪減產協議達成后,歐佩克只要在維持現有減產力度的基礎上,敦促伊拉克、阿聯酋等減產執行率較低的國家落實協議要求,就可實現既定的減產目標。而俄羅斯等非歐佩克成員國在本次會議中,如愿將天然氣凝析液(NGL)產量剔除在減產基準額度外,因此預計履行減產義務的積極性也會有保障。

2020年3月,“歐佩克+”將再次開會決定后續減產政策,屆時產量政策是否會發生變化,主要取決于減產成員國財政平衡油價的水平,以及各國原油資源在市場上的溢價空間,前者是維持國內政治經濟穩定的重要基礎,后者是各國石油市場競爭力的集中體現。

綜合考慮沙特和俄羅斯在“歐佩克+”的核心影響力、大部分成員國財政預算的彈性,以及部分中東油種的現貨高貼水,預計60~70美元/桶將成為減產聯盟決策的臨界區域。在油價不突破70美元/桶的情況下,預計減產協議會保持當前規模,延長至2020年底。

美國對伊朗和委內瑞拉的制裁,使得兩國原油產量2019年合計減少180萬桶/日,這是歐佩克2019年供應大幅萎縮的主要原因。2020年,即使美國繼續維持現有制裁力度,因伊朗和委內瑞拉原油出口量接近于零,其原油產量下降空間也將大幅收窄。在海灣地區不發生大規模地緣政治沖突的情況下,預計伊朗、委內瑞拉和利比亞原油產量會減少30萬桶/日,這也意味著2020年的歐佩克原油和NGL供應會減少40萬桶/日。

油市面臨供應過剩,將走上結構性再平衡之路

基于對供需基本面的判斷,初步預計2020年會出現40萬桶/日的潛在供應過剩。而IMO新規的實施、美國原油出口量的攀升,以及中東原油供應的收緊,將使石油市場2020年走上結構性再平衡之路。近年來,隨著頁巖油和NGL產量的穩步增長,美國逐漸掌握供應側博弈的主動權,本土原油供應過剩,增量供應向區外溢出(普氏能源資訊預計,美國對歐洲、亞太地區的原油出口量將分別從2019年的95萬桶/日和130萬桶/日,攀升至2020年的180萬桶/日和200萬桶/日)。與此同時,沙特、阿聯酋等中東產油國因主動減產,市場份額率先承壓,被迫采取守勢,通過區域內外煉油能力的擴張和貿易策略的調整來適應新競爭格局。

美國原油和凝析油供應增長恰逢IMO新規生效和低硫燃料油需求崛起,將使全球掀起一輪原油供應輕質低硫化的浪潮。另外,中東資源,特別是中重質含硫原油資源,2020年仍將保持供應緊張。此外,IMO新規實施后,燃料成本預計隨之上漲,遠洋油輪運費將面臨較大上行壓力,屆時通過跨區套利來緩解區域性供需失衡的難度將提升,這些變化對于原油生產商、煉油企業和貿易商而言,既是機遇,也是挑戰。

預計2020年國際油價均價58~68美元/桶

預計2020年布倫特均價為58~68美元/桶;布倫特與WTI的價差為5.1美元/桶,布倫特與迪拜原油的價差為1.5美元/桶。

地緣政治風險高企,將給石油市場帶來不確定性。根據當前國際局勢初步判斷,2020年的地緣政治風險主要來自亞太和中東,以中美關系和美伊博弈為主要脈絡,在擾動區域內外石油供需格局的同時,也間接影響油價的波動和運行方向。在供應相對寬松的環境下,地緣政治局勢的不同演化路徑,將導致不同的油價情景:

高情景(10%概率):中美貿易談判取得突破性進展,全球經濟超預期復蘇,美國對伊朗、委內瑞拉制裁力度加大,布倫特均價突破70美元/桶。

基準情景(65%概率):中美貿易談判艱難推進、全球經濟穩中趨弱,油價難以擺脫弱勢震蕩格局,布倫特均價為58~68美元/桶。

低情景(25%概率):貿易摩擦繼續升級,全球經濟加速衰退,美國放松對伊朗、委內瑞拉制裁,布倫特均價為50~55美元/桶。

(責任編輯:美旗石化)

山西十一选五任三最大遗漏